文 廣土 圖 小萍
  口述 餘夏 25歲 雜誌編輯
  餘夏與他在高鐵上一見鐘情,不久兩人相愛了。兩人相處得很好,可因為一些小事,男友讓餘夏的父親覺得不穩重,強烈反對他們在一起。折騰了好幾次後,最終缺乏安全感的男友離開了餘夏。而失去男友的餘夏非常難過,她恨自己的父親“趕走”了自己的所愛之人。
  意外相遇一見鐘情
  我出生在寧波,父母都是高中老師。大學我是在上海讀的,畢業後就留在上海工作了。家裡只有我一個女兒,父母其實是不想我遠離他們的,但好在上海跟寧波離得比較近,我一有假期就回去,感覺離家人也並不遠。
  我跟亦淳就是在從寧波回上海的路上相識的,我清楚地記得那天是5月5日。我還記得那場面,在高鐵上,亦淳坐在我對面,不羈地打量著我,我被看得好緊張,不知所措。末了,他笑著跟我開始搭話,不知為何,我被面前這位清秀俊朗的面龐深深吸引,不有自主地回答著他的問題。交談中,我得知他是上海人,來寧波是因為出差。
  下了高鐵,亦淳看我帶了蠻多東西,他就主動送我到家。他送我到家後,離開時下起了小雨。我站在陽臺上,拿著他的名片給他打電話,讓他一路小心。雨絲飄在臉上,涼涼的,可是我的心裡卻是暖暖的。
  亦淳發給我的第一條手機短信,稱呼是美女,我覺得這人真土。不過那段時間,我的心情不錯,就找藉口叫他還傘,於是我們又見面了。
  他下班後特意回家拿傘,繞了大圈來赴約。吃完飯,我們去看了電影,他一個人縮在一邊不怎麼搭理我,看得很認真,可是我卻覺得很無趣,於是散場後,便獨自往回走。沒想到他竟然跟了上來,一直送我到家,那種感覺很溫暖。
  從那次約會後,我們就開始經常聯繫,有時亦淳還帶我出去兜風。我常追根究底問些問題,想瞭解他更多,但他似乎顧慮很多,什麼時候該說什麼話,都有自己的原則。有時候,我真覺得他是個太有心機的人,那樣不羈,難以捉摸,但我卻不由自主地被他吸引了。
  有一回,我和亦淳在月湖的草地上坐得太久,他回去就病了好多天,我很懊惱。從此,我們就很少出去約會了。但他常來我的住處,幫我整理整理電腦,而我則一直緊張地在旁邊走來走去,不知該做些什麼。
  亦淳看出我的不安和抗拒,問我:“我算不算你的男朋友?”
  我傻傻地點了點頭。其實,我是個挺靦腆的女孩,我覺得感情應該慢慢來,身邊突然多了個人,自然會有點不安。亦淳對我說:“現在你不是一個人,而是兩個人了,你要慢慢習慣。”聽了他的話,我的心漸漸踏實了。
  我跟父母說朋友給我介紹了個男朋友,人還不錯。他們拿了一筐楊梅,讓我送給亦淳和他的父母,我心裡甜甜的。後來,我們的感情越來越穩定,有時候亦淳會住在我那裡,他怕熱,怕蚊子,常睡得不安穩。晚上醒來,看見他在陽臺上抽煙,我很心疼,但同時,我的心裡又是美滋滋的,因為他願意為我受這些苦。
  沒有安全感的男友
  我的朋友很多,應酬也多,亦淳總會感到不安心,經常莫名地生氣,經常要我保證不會離開他。我卻一直說:“你不離開,我就不會離開。 ”我看得出他有些失落。我想,他是個受過傷的人吧,不能輕易相信他人的感情。他那看似剛強實則脆弱不安的樣子,讓我憐惜。我心裡默默在想,就讓我慢慢溫暖他,我們一定會幸福的。
  但事情總有不如意。一次,我的一個高中好友在路上看到亦淳,開車開得很快,有點不安,便告訴了我的家人。不久,爸爸來電話,叫我馬上帶亦淳回家,絲毫不容我反駁。我很怕爸爸,他太愛我,所以管得很嚴,顧慮太多。
  亦淳當時身體不適,但還是安排好工作,連夜從上海趕過來,但這並沒有贏來爸爸的好感。媽媽則有一搭沒一搭地問了些問題,其間亦淳說他家曾舉債數百萬元去做生意,結果並不成功。
  媽媽一聽頓時很反感,我們是本分人家,只想安安穩穩過日子,亦淳家這樣冒險的行為,顯然超出了她的承受範圍,她很怕我跟著亦淳會吃苦。這一次和我家人的見面不歡而散,亦淳冷著臉離開了我家,不顧我的哭泣輓留,就好像一條受傷的狼,躲回了自己的小窩。
  爸爸見我這麼喜歡他,也心軟了,特意給亦淳打了電話,我不知道他們談了什麼,最終亦淳回到了我身邊。爸爸開始籌劃我和亦淳的婚事,他甚至想好了,亦淳家暫時有困難,房子可以由我們家來想辦法。我知道,爸爸做的一切都是為我著想。
  但亦淳是個硬氣的人,他覺得自己家能力有限,滿足不了我家的要求,而事事聽從我爸爸的安排,更讓他感覺難堪,感覺自己的父母會抬不起頭。那段時間他變得很煩躁,諸多事情壓得他喘不過氣,終於“火山爆發”,衝著我發了一通脾氣。他盡情傾吐著自己的不滿,我默默流著淚,卻看不到他一絲憐惜。
  那些日子我瘦了很多,亦淳無動於衷。而我爸爸正籌划著婚事,叫我們多回家。我無處傾吐心傷,終於生病發了燒。聯繫不上亦淳,我又不想讓家人擔心,只好自己硬撐著去醫院。
  後來我得知,那時候亦淳也病了,天天高燒。事情怎麼會這麼湊巧,想著他身上的病痛,我又心軟了,然後,我們和好了。
  我住到了亦淳家,整天粘著他,一起走一起坐,就像個小跟屁蟲。我常常給他買些小東西,他都會很開心,我知道他要的就是我的記掛。
  我們一起看電視,亦淳感慨地說,兩個家庭要融合到一起真不容易啊。聽到這樣的話,我心裡很難受。那時,我爸爸知道我和亦淳幾次爭吵分手,覺得他對感情不珍惜,暫停了我們的婚禮籌備,還讓我跟他分手。
  有天晚上,亦淳喝酒回來,他醉眼矇矓地不停說著,叫我不要離開他。他靠在我胸前,像個孩子一樣,我心底涌起無限柔情,暗暗發誓,不管以後的路會有多少坎坷,我早已做好了迎戰的準備。這一刻,我真希望幸福就此停留。
  最終他先放了手
  然而,相愛真的不僅是兩個人的事。在跟亦淳和好還沒到一周,爸爸突然打來電話叫我回家一趟。趕到家後才知道,原來他們是給我介紹對象。任憑爸爸怎樣罵我,我都不願去相親。沒想到,媽媽竟然跪在我面前,她說,爸爸為了我的事,整夜整夜都睡不著。我哭了,心有不甘,卻也有自責。家人給我介紹的男子,家庭條件非常好,樣子也是端端正正。
  爸爸跟我攤牌,讓我跟亦淳一刀兩斷,全心全意跟那個男的交往,否則就當沒生過我這個女兒。我給亦淳打電話,我想或許父親見到他跟我一起恩愛的樣子,會諒解的。那天晚上,如果亦淳來了,不知道我們會不會換個結局。但遺憾的是,他再一次選擇了逃避。爸爸見亦淳這樣輕易放棄,更確信自己沒做錯。
  雖然亦淳的退卻讓我心碎,但我仍舊沒有放棄,我找了很多親戚朋友,來勸我爸爸。
  爸爸沒辦法,終於不再逼我。那次我臨走的時候,爸爸的眼角濕潤了,眼中滿是失去女兒的痛惜。
  我迫不及待地跟亦淳說,我回來了,家裡的事情都已經解決,你說過只要我回來,你就會娶我的。可是,亦淳的臉上只有疲累,不見多少歡喜。這樣反覆的折騰,讓我們都受了傷,他對自己失去了信心,對我們的感情失去了信心。他說沒辦法給我幸福,所以選擇離開。
  我曾經告訴自己,幸福在自己手上,命運在自己手上,他是我想要的,我就不能放棄。但是,我的努力一次次碰壁,他不接我的電話,不回我的消息。他的決絕,讓我漸漸陷入絕望。
  我的好朋友不忍心看我這樣沉淪下去,她說:“你是不是見了他,就會死心? ”於是,在我生日前一天,她陪我去了亦淳的公司。亦淳的同事說,他剛剛離開公司去辦事了。我們就這樣擦肩而過。我強忍的淚水,終於大顆大顆掉下來。
  可是我還是心有不甘,我不想就這樣失去亦淳。於是我搬家了,搬到了亦淳家的附近。
  搬家的第一天,我恍惚中好像看到了亦淳,一個高挑的女子走在他身邊,兩人很親密的樣子。女子拿著燒烤送到他嘴邊,亦淳把頭撇到一邊不想吃,還是一慣的不羈。我一直安慰自己,應該不會是他吧,一定不會是的,可為什麼我心底有那樣的震動、慌亂,不知如何是好。我很想去找他,可是我邁不開我的腳步,我不知道那個人如果真的是他的話,我該怎麼辦,我不想自取其辱!
  想起以前,亦淳常常叫我發誓不離開他,他是這樣沒有安全感的人。但最終,他選擇了比我更早放手。電影里有句臺詞:“要想不被拒絕,最好的辦法是先拒絕別人。 ”也許這正是亦淳保護自己的方式吧。我不知道,離開我後,他是不是過得安寧,但是我過得非常不好。
  我有時候真的有點恨我的父親,為什麼他要硬逼著我跟亦淳分手?亦淳是我愛的人,現在我愛的人離開了我,我有多麼難過,為什麼他都不能理解。如果我現在去找亦淳,即使他願意回到我身邊,但是最後肯定還是會被我的父親所拆散!我該怎麼辦啊?
  (編註:本文人物均為化名。未經授權,文章不得擅自刊用。 )
  有心快語
  理解父親
  男主持人 情為何物
  不管你跟亦淳的結局如何,你都不應該憎恨自己的父親,因為他以過來人的身份,在為你著想,希望你以後幸福,所以才反對你跟亦淳在一起。
  當然,我們不能說父親這個決定一定是正確的,但是那顆愛你的心是真的。
  希望餘夏能站在父親的角度上想想,與父親冷靜、認真地溝通溝通。
  學會放手
  女主持人 看花如霧
  我們不能得知亦淳以前是不是受過傷害,但從餘夏的描述中看得出他是一個有很多隱藏、缺乏愛與安全感的一個人。
  他很想找到一個寧靜的港灣,可是餘夏父親的反對,讓他非常害怕,以至於厭倦,最後離開了餘夏。
  餘夏應該爭取自己的感情,但或許她更應該學學亦淳,學會放手,把這段感情拿得起、也放得下。
  都市生活里碰到的各種感情問題,感人的、難忘的、興奮的,或者傷心的,請與我們感性地對話,理性地交流。請發郵件至qing-ganwanbao@126.com同我們聯繫,或撥打上海知音心理咨詢免費熱線:021-66059883
  (原標題:沒有“安全感”的他離開了我)
創作者介紹

韓劇

wnuuxtv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